主题论坛一聚焦“一带一路”与全方位对外开放 - 论坛动态 - 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


English
  • -论坛动态
  • -媒体报道
发布时间: 2017年06月03日 阅读量:

       2016年来美国、英国等全球经济体的全球化政策正在悄然发生着转变,逆全球化浪潮暗流涌动。与此同时,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倡议却在为全球化注入新动力,且“一带一路”倡议近几年迈出了实质性步伐。2017年5月,中国举办的 “‘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就有68个国家及国际组织同中国签署“一带一路”相关协议,同时峰会产生270多项成果,中国还承诺于2019年举办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
       在上述背景下, 2017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第一场主题论坛聚焦“‘一带一路’与全方位对外开放”话题,探讨“一带一路”的新趋势。中外嘉宾们探讨了“一带一路”的跨境投资机遇、“特朗普”不确定性,并在全球宏观经济场景、全球流动性的视角下观察“一带一路”的战略影响,并进一步分析了“一带一路”战略给人民币国际化带来的影响。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紫光金融学讲席教授鞠建东主持本场论坛。
 

 
“一带一路”的跨境投资机遇
 
       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屠光绍从三个方面介绍了“一带一路”带来的投资机遇。他认为,一方面“一带一路”为跨境投资创造良好机遇;另一方面,中国作为“一带一路”的倡议者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将发挥重要作用。其次,他认为在具体对外投资过程中,中国“走出去”企业若能进行良好合作、共享资源将是保证投资成功的重要方面。
       先看“一带一路”为跨境投资创造的机遇。“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为跨境投资创造良好机遇,推动了全球经济增长,同时也推动全球经济结构调整。” 屠光绍认为,金融危机之后,如何促进全球投资是各个国家和地区共同面对的一个问题。这样的背景下“一带一路”倡议就带来大量投资需求,具体体现在:一是,无论是全球还是亚洲地区,大量投资需求本就存在,“一带一路”作为一个开放体系,大量潜在投资需求会在建设过程中不断产生。从具体领域看,“一带一路”将带动的投资需求包括基础设施、自贸区、产业园等。二是,从中国来倡议者的角度来看,中国自身也有参与“一带一路”的需求,“一带一路”的建设让中国潜在投资需求变成实际投资。三是,“一带一路”建设倡议的“五通”(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原则为形成良好的投资环境提供有利条件。
       再看中国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发挥的重要作用。“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以来,吸引境外投资规模在快速增长,同时,随着中国经济发展,中国对外投资需求在快速增长。” 屠光绍认为,新的经济发展形势让中国自身在“一带一路”建设当中、在跨境投资当中发挥重要作用。
       最后,屠光绍还表示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将发挥优势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屠光绍认为,若能跟中国“走出去”企业形成合力、资源共享,进行投资合作,对于保证投资成功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特朗普不确定性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原副总裁朱民在演讲中聚焦“特朗普”不确定性。他在演讲中梳理了涉及特朗普的财政政策、汇率政策、税制改革等各项不确定性措施。他认为:特朗普政策是当今世界上最大不确定性。
       朱民举例介绍了特朗普政策带来的各项不确定性。比如,特朗普拟进行10000亿美元基础设施投资,该计划导致通货膨胀预期上升,同时让整个股票市场视线较大上升。“人是听故事和讲故事的动物,特朗普改变了故事,改变了市场预期,就改变了市场的行为。”朱民表示。
       再比如,特朗普改变了债券市场预期,而美国国债市场收益曲线的变化,会引起中国国债收益市场巨大的平行又不平行的变化。“这深刻反应了全球金融市场的关联性、共鸣性以及美国金融市场对世界金融市场包括对中国金融市场潜在的冲击和影响力”,朱民指出这种影响力不能被低估。
       朱民还举例介绍,特朗普的政策改变了人们对于美联储加息的预期,与此同时他有强美元情节希望美元走强。“美元指数从特朗普当选以后的2016年10月开始不断大幅上升,以后随着美元走强,美国经济开始受到强美元的拖累,特朗普开始担心美元开始波动,这样美元会是一个波动货币,这又是对全球经济一个重大的影响,可以说是一个很大的不利因素。”朱民表示。
       此外,在演讲中朱民还提及了特朗普拟推出的减税政策。他认为,公司税具有全球竞争因素,降低税负会让资本流入这个国家建厂,提高期望收益。“公司税调整对全球经济会有重大的影响,因为它改变了全球的资本配置、改变了资本收益的回报率,对于美国经济也会有重大的影响。”对这一政策朱民作出上述表述。
       “今天全球经济金融最大不确定性是美国经济不确定性,是特朗普的不确定性”,朱民在总结指出,全世界需要对这些不确定性予以高度关注,政治风险、利率风险、汇率风险成为当今世界金融最主要的风险。

 


全球经济视角下的“一带一路” 
 
        英国金融局原主席Adair Lord Turner 在演讲中探讨当下全球经济环境,进而在这种新经济场景下探讨“一带一路”的特殊宏观意义。
        “全球经济增长的信心方面有所提升,但是有些方面并没有发生改变。” Adair Lord Turner认为,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过去几十年来全球利率一直处在低利率水平,名义利率和实际利率都较低,而债台高筑是导致低利率产生的重要原因。
        “全世界债务水平增长得非常快,发达国家的债务水平有所放缓,但是新兴市场的债务水平是不断地飙升。” Adair Lord Turner介绍,国际清算银行数据显示,发达国家在2007年、2008年以来,私营部门的债务水平有所下降,与此相反公共部门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不断攀升,而债务水平高企产生了当前的零利率、低利率环境,低利率下货币政策调控发挥的实际效果有限,这是全球经济面临的问题,这种背景下全球经济或要长期维持低增长、低通胀而且债务负担永远都不会减少的现状,或像希腊一样直接冲销债务。
        上述场景下进一步观察“一带一路”将有特殊的视角。“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中, ‘一带一路’在宏观经济方面具有重要的作用。” Adair Lord Turner认为,当前背景下基础设施建设变得尤为重要,“一带一路”的出现迎合了上述诉求,帮助增加基础设投资。
        一方面,“一带一路”倡议对于实体经济和金融经济产生的影响,就实体经济而言,“一带一路”能构建一系列能源和交通设施支持新的贸易路线和供应链,这是供应方效应。另一方面,“一带一路”倡议可以将中国的储蓄盈余转变为中国对外直接投资。
        Adair Lord Turner还重点介绍,特朗普已经宣布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变化协定》后,由此,他建议“一带一路”建设中要提高绿色成分,在推动基础设施过程中减少碳排放,更多对环境负责。

 


 全球流动性视角下的“一带一路”
 
       韩国央行董事会成员Il Houng Lee在演讲中分析了全球流动性变化以及美国政策回归正常化的影响,并以此为视角分析“一带一路”倡议。他认为,由美国货币正常化带来的趋紧的趋势将加速人民币国际化。
在全球流动性方面,Il Houng Lee指出,货币当局放弃货币总量政策转而以通胀目标来指导利率,在过去20年-30年中,世界上所有国家流动性都有大幅度的增长:发达经济体中流动性继续扩张,仅稳定一段时间后又继续扩张;新兴经济体的流动性迎头赶上的效应明显。
        美国货币政策方面,美国以及欧盟杠杆率会给邻国带来巨大效应。金融危机前,美国是把很多资本推入到其他国家,美国货币政策回归正常化会出现一种趋紧的状态。
全球经济当中有巨大的流动性背景下,“一带一路”将缓解这一现象,产生大量的外部投资。与此同时,中国是GDP以及生产方面巨大经济体,互联互通将产生很大的诉求。此外,他认为除关注“一带一路”外,亚洲内部各个经济体之间的互动也成为提供新需求的推动力。
        美国货币政策方面,美国货币政策回归正常化会出现一种趋紧的状态,将倒逼人民币更多的走向国际化。“大家就希望能使用人民币作为国际的货币,特别是在亚洲更希望推动人民币国际化使用,如此可以推动亚洲内部互联互通。” Il Houng Lee表示。

 


“一带一路”背景下的人民币:加快国际化步伐
 
        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经济系教授Wing Thye Woo在演讲中指出,欧洲民粹主义抬头、英国退欧的决定以及特朗普的当选使得全球化进程倒退。这种浪潮下,“一带一路”是全球一项重要的举措,借助这一背景人民币应该更加快速的国际化,且应快于当前国际化的步伐。
        从世界角度来看:“一带一路”将加强全球化产品供给,这就意味着全球化是持久的,而且是在全球化的治理框架或者机制之内。从中国角度来看,全球化对于中国也是必要。
从中国角度出发,Wing Thye Woo重点介绍了“一带一路”对人民币国际化的影响。他认为,当前的世界经济体系要有多种世界货币,而不只是“美元一元独大”,人民币的目标应该是成为一个国际交易货币,且中国应努力打造一个国际金融中心。
        “当一国的货币达到了国际化地位,一国国际金融中心就能够成为世界顶级的国际金融中心。” Wing Thye Woo表示,一国的货币必须要成为投资工具式的货币,该国才能建设世界一流的国际金融中心,当前的中国有具备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的条件。“一带一路”倡议使得中国成为一个重要信贷者,可以选择贷款计价的币种,议价权更强。
       就人民币国际化的速度,Wing Thye Woo建议人民币国际化应提速。他认为,从地理经济规模效应角度来看,除纽约、伦敦外世界上还会崛起第三大国际金融中心,这个世界经济中心在伦敦和纽约夜间运行时候维持白天的运行,从这个角度看,世界金融中心要么是上海,要么是孟买。
        “从这个基调上来讲,中国应该积极地去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这不仅是考虑国家安全而且是为了促进国际金融稳定让人民币成为国际支付货币和积累财富的货币。”他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