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稻葵:说央行和其他部门推高股市是不对的 - 人物专访 - 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


English
  • -精彩推荐
  • -人物专访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弗里曼讲席教授李稻葵
 
        “2015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5月23日-24日在北京举行。清华大学苏世民学者项目主任、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弗里曼讲席教授李稻葵讲话时表示,说央行跟其他部门一起使劲把资本市场的价格搞上去的说法是不对的。

        李稻葵认为,判断货币政策是否宽松要看三件事:一是实体经济融资成本;二是融资结构;三是国际市场流动性。

        李稻葵表示,这三件事加在一块导致货币政策会变得非常的复杂、非常的谨慎。“不要简单把货币政策归结为‘央妈’要救市,而货币政策正在小心翼翼的迎接一个新挑战”。

以下为嘉宾发言实录:

        李稻葵:我的题目是调整时期或过渡时期货币政策该怎么观察。

        当前在这个市场上有很多对货币政策的一些看法,比较流行的看法是 央行或“央妈”坐不住了,经济增长速度下滑,开始放松货币政策。还有一种说法更极端,说现在经济增长速度数据不是很好看,因此应该把资本市场搞上去,央行 跟其他部门一起使劲把这个资本市场的价格搞上去,至少短期内不要下来。这些看法都不是我的看法,同学们如果发微信、微博的话千万不要把我的名字放在观点前 面,这是我引述别人的看法。

        我认为这些都不正确,为什么?先暂时不谈具体的原因,不谈具体的 数据,我今天讲一个道理,现在我们所面临整个的经济形势,包括国际形势非常复杂,跟过去几年非常不同,跟未来几年我相信也不同,我们处在一个过渡时期,所 以我不太愿意用新常态来描述货币政策,因为没有常态,只是新。所以刚刚这些描述、这些看法我认为方法论上讲是有问题的,为什么?因为在我看来现在的货币政 策必须同时应对三个挑战,应对三件事情,因此各种政策用的比较新,必须要把这三件事情放进脑子里才能够判断货币政策是宽松还是不宽松。

        第一件事情,想方设法切实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中国经济很有意思,中国经济的国民储蓄率非常之高,有人说50%,有人说45%,非常高,至少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美国国民储蓄率的3倍,或者2倍以上。但我们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如果按债券市场或银行贷款来算,至少比美国企业高出50%,我们银行贷款利率接近6%,我们债券发利息,一般债券总得6%、7%,都是非常之高的。这些毫无疑问对于转型、对于经济的升级是不利的,所以第一个挑战就是要想方设法降低实体经济融资的成本,所以央行最近一系列动作是降息。

        第二件事情,融资结构正在发生巨变。讲了多年要增加直接融资的比重,终于现在开始出现了非常好的进展的苗头,这里指的并不是股市,股市实际融资的量非常少,尽管证监会现在加快了速度,大量的放行IPO,甚至不久将来可能实行注册制,不是审批制。尽管如此,请大家记住股市融资的量占到整体社会融资总量一般来讲在即便美国这种国家也不是很高,咱们过去一年以来中国经济通过股市融资量大概占到社会融资量的5%,再高也高不到哪去,美国也是如此。

        股市实际上是一个成熟企业展现自己的一个场所,不光是融资,还是 一个重要的反映企业信息、提升公司治理的重要机制。即便美国很多年是负的,很多企业回购,把上市股票买回去。我指的是现在债券市场发展非常快,我们的公司 债、企业债现在余额,加上地方政府的各种债应该接近世界上第二大的规模,这并不是放什么重要信息,不值得大惊小怪。所以债权融资的规模风起云涌,估计能够 在四五年如果这个趋势继续发展的话,甚至能超过银行贷款。与此相关的地方政府融资也在改变,财政部今年宣布大概要1-2万亿地方债的发行规模放出来。这件事跟货币政策有什么关系?太有关系了,因为债券市场一发展,以地方政府发债为例,地方政府发债客观上取代了地方政府去银行借钱的量。去银行贷款是滚动式的乘数效应,而债券市场的乘数效应低的很,实际上对整个M2的供给有一个收缩的力量。债券市场一发展,部分取代了银行贷款,实际上M2是收缩性的。在这个背景下应该看到货币政策必须适当的放宽,因为商业银行创造货币的机制要逐步减少,所以我认为最近存款准备金下降是对冲直接融资上升,否则你的货币存量短期内不够了。

        第三个事情,全球范围内总的说来现在处在一个流动性收缩的过程中,不管这个流动性是多是少,进程是收缩的,美国美联储9月 份加息还是明年加息先搁到一边,早晚得加息,市场上已经逐步得到了这个信号,整体全球的流动性是在收缩的,这就产生了一个挑战,当国际上流动性收缩,我们 货币供给跟不上的话,对我们整个经济形势而言一定是一个负面的冲击,所以央行为了应对,适当性增加一点自己的流动性,但这里非常微妙,如果做得不合适的 话,国际市场上会得到一个信号,觉得中国实际利率下降,投资回报率下降,资本外逃,资金如果外逃的话,刚刚张涛司长说的对外开放的进程势必会受到影响,不 可能在资金外逃过程中开放。

        这三件事加在一块导致货币政策会变得非常的复杂、非常的谨慎,也只能看一步做一步。不要简单把货币政策归结为“央妈”要救市,而货币政策正在小心翼翼的迎接一个新挑战。谢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