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皓:央行货币政策是实用主义 怎么有用就用什么 - 人物专访 - 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


English
  • -精彩推荐
  • -人物专访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副院长、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周皓
 
        “2015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5月23日-24日在北京举行。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副院长、紫光讲席教授,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周皓发言时表示,中国新常态下的货币政策其实没法用已有的标签来描述,央行使用的是一种实用主义的货币政策,怎么有用就用什么。

        周皓认为,中国的经济并不是一个可以贴标签的标准的计划经济或市场经济,还是一个转化过程,所以中国的货币政策并不能够简单说成是数量型计划经济或者价格型可以描述的。

        此外,周皓表示,央行的1万亿债务置换来不种流动性并非市场人士说的中国版QE,央行这种流动性操作是很正常的。

以下为嘉宾发言实录:

        周皓:我只讲一个观点,大家今天围绕货币政策新常态谈了很多,什么是中国货币政策的新常态?特别是和发达国家相比,我们的新常态和他们的新常态有什么区别? 我的观点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此常态非彼常态。我简单说一说怎么样不一样。发达国家亦或可以用简单的利率政策来描述,亦或可以用QE来描述。中国实际上新 常态是没法用这种已有的标签来描述的,我们利率政策没到0,但我们实际上不是光有利率政策,我们还有数量政策,我们在数量政策向价格政策转换今天,但经常 还用数量政策。

        前一段我们用了PSL(抵押补充贷款)等这些大家加一个新的标签叫做结构性的货币政策,我自己也用,其实没有必要用结构性的货币政策这个标签,为什么?这些就是传统讲的信贷政策,央行在20年代或在40年 代的“二战”后用的很多,针对某一个行业的信贷、针对某一个产业、针对某一类银行,我们过去叫微观审慎政策。现在中国货币政策究竟是什么?我觉得可能用这 样一个词比较好一点,实际上叫做没法贴传统标签的一种实用主义的货币政策,什么有用就用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一种情况?中国的经济并不是一个可以贴标签的 标准的计划经济或市场经济,还是一个转化过程,所以中国的货币政策并不能够简单说成是数量型计划经济或者价格型可以描述的。中国的货币政策还是在一种改革 当中的双轨制的货币政策,所以没有办法贴标签,央行现在采用一种怎么有用就用什么。

        举例,刚才大家提到1万亿地方债务置换,央行说我要通过操作帮助流动性,市场分析人士都说中国QE出 来了。其实这根本不是,如果大家熟悉央行操作的历史,每当美联储卖十年期债券的时候,央行总会用政策来配合,如果财政发行十年期的债券,央行就要在二级市 场上买十年期的债券,或者是买以前发行三十年期的债券还剩十年到期的债券,用这几种操作给市场增加流动性,因为市场的一级和二级交易商都会卖出一些同类的 债券来保留一些流动性,地方政府1万亿置换比如是财政部发1万亿债券,央行这种流动性操作是很正常的。所以这并不是QE。其实中国现在货币政策很难用标准标签贴上,但我们的经济也不是标准的市场经济,也不是标准的计划经济,正在转型中的经济。所以中国货币政策的新常态就是一种转化中的双轨制的难以贴标签的具有很强实用性的货币政策。这就是我简单的观点,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