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斌:未来五年是资本市场开放的重要窗口期 - 人物专访 - 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


English
  • -精彩推荐
  • -人物专访

中国证监会国际合作部主任祁斌
 
       “2015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 坛”5月23日-24日在北京举行。中国证监会国际合作部主任、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战略咨询委员会委员祁斌在“资本市场创新”分论坛上表示,韩国只用 15年完成资本市场开放,中国比韩国更有优势,我们的开放自上而下的,按照总体部署,非常主动的。中国市场的目标应该在未来5-15年时间内让我们市场从 新兴市场成为一个发达市场。

以下为嘉宾发言实录:

        祁斌:大家早上好。非常高兴、非常荣幸有这个机会参加五道口金融论坛,跟大家报告一点对于资本市场创新方面的想法。题目是资本市场创新,本人跟创新比较有缘,去年在会里的安排组建证监会创新部,但是很快调到国际部,我主要谈一下开放。

        创新和开放两者是密不可分的,是特别特殊的一个关系。我先简单说一下创新和开放它们俩之间的关系,创新是资本市场发展的源泉,开放是资本市场创新的动力。从创新来说可以说是非常丰富的,大家想到产品创新、市场组织形态创新,比如交易场所,比如美国有OTC市 场,中国做新三板的时候实际上也有很多创新,美国纳斯达克早期的时候他们是没有投资者准入门槛,但是我们增加投资者准入门槛,使得我们的市场更加机构化。 从发展趋势来说,我们也比美国快很多,还有业界的业务创新、制度创新。金融教育的创新我觉得五道口有很多创新点,我记得前些年跟五道口一起组织资本市场论 坛,把监管者、业界、学者组织到一起共同推动资本市场教育,这在美国的创新当中也是没有的。

        创新和开放的关系我想讲三点体会:

        一是作为后发市场,我们的创新往往源于开放和借鉴。2000年 我回国的时候当时还没有开放式基金,后来推出开放式基金主要是一个学习和借鉴。但是中国学习能力非常快,在三五年之内把全球所有基金品种全部都本土化了, 全部学习到手了。所以创新更多是在借鉴基础上去寻求发展,因为互联网的到来,我们是学习了货币市场基金,但是我们后来出现了余额宝,这在全球范围内都是没 有的。我们后来去国际证监会开会,他们都让我们介绍中国货币市场基金余额宝,这在全世界都是非常奇特的现象。新三板发展在全世界也是非常瞩目,实际上没有 一个场外市场一年搞好几千家,这在中国正在发生。美国的区域性市场基本都消亡了,但是中国1400多 万家中小企业,我们是有区域市场的。沪港通,金融服务业没有完全开放的前提下做了这么一个安排,内地投资者可以投资于国际市场,也使得香港投资者和国际投 资者可以直接投资于内地市场,这也非常的成功。不光从交易机制上是创新,从监管制度上也是一个创新。尽管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但是香港市场制度安排是比较 国际化的,我们是相对比较本土化的市场,我们是新兴市场,香港是发达市场,两者之间实现几乎无缝对接的监管合作,这在全球范围内也是首创,所以全球很多国 家和监管者都在研究和借鉴我们的一些创新。中国走到今天,不光我们是向世界借鉴,我们也有一些创新可以供世界来参考,所以也是一个非常大的进步。

        中国历史上的创新,刚才田教授讲到创新的动力,金融创新是为实体经济发展提供一个更加有效的市场,创新往往也是源于竞争和逐利,人类资本市场发展历史也是一部金融创新的历史,是一部规则被不断否定和破坏,又重新建立并不断完善的历史。这是简单谈一下创新。

        下面谈一下开放。开放是中国资本市场从建立以来非常重要的主题,简单概括就是改革开放是中国资本市场创新发展的两个驱动轮,改革、开放、创新是一个交替发生的,中国资本市场和世界发达市场的关系简单概括是八个字是一边学习、一边赶超。

        以沪港通开通为标志,我们现在迎来一个开放的新时代,它的主要特 点是双向开放。大家可以看到今年亚投行这件事情的发生,它的背后有很多大国的博弈,但是最核心一点就是今天中国的经济实力也好、金融市场的实力也好,必须 为世界的其他国家所正视,所以它背后的核心是这么一个变化。我们也是从简单引进来变成走出去,从简单对外开放变成双向开放。

        尽管我们开放有十几年历史,取得很大成就,但还存在很多不足。不 足有三个方面。第一是资本进入有很多限制和管制,便利性不足。第二金融服务业开放有很大提高空间,比如有很多合资公司经营不善,现在很多外资都在退出,我 们自己投行国际化水平也不足,中国经济跟世界紧密相融,但是投行提供服务远远不够。第三是国际认可度不够,全球指数纳入这么一件事情,全世界很多发展水平 不如中国的市场都已经纳入,但是中国市场开放程度和资本便利性这些因素现在还没有被纳入,这与我国市场规模和经济发展总体水平很不匹配。因为开放程度和市场法制化、市场化程度都是高度相关的,所以我们市场总体还是处在新兴+转轨,和世界一流市场有一定的距离。

        新兴市场我们的开放程度不如他们,周边市场外资占比是20%-30%,我们开通沪港通,做了十几年QFII和RQFII开放之后还只有1.69。今年3月份我去了一趟华尔街做路演,推荐中国资本市场,也是希望全球机构者参与,我回国15年,15年之内中国市场发生很大变化,美国市场也发生很大变化,我离开的时候美国道琼斯是八千点,现在是一万八千点。全球第一大资本市场、第二大资本市场,但是他们之间依然是隔绝,中国资本在华尔街比重远远低于1.69%,我们看到这个趋势是不可持续的,一定会有更多的双向资本流动会发生。

        这张图明显表征市场的相对缺陷。比如市场波动性比较高,其中一个因素是因为投资者结构有待完善,散户或者个体投资者持股比例只占25%,但是贡献了将近90%的交易量,所以市场波动性是比较高的。

        思考未来中国资本市场开放,全球范围内所有市场都在加快开放,不仅是新兴国家、新兴市场,发达市场也是,比如欧洲和美国,要寻求新的增长点,发展市场,比如美国加大对新兴市场包括新兴经济体的开放,香港加大对内地的开放,今天内地公司占到香港市场的50%以上。最成功的发达市场开放是英国的大爆炸,使得伦敦市场本来已经没落了,又重拾往日的荣光,有一段时间曾经超过纽约。新兴市场开放目标主要是为了加快发展,迅速成为一个成熟市场或者发达市场,当然同时也是为了提高竞争力。

        我举一个例子,韩国是非常值得我们思考和借鉴的。全世界资本市场 分成三类,一类是发达市场,新兴市场是二战结束以后发展的市场,新兴市场上升为发达市场,一个是以色列,一个是韩国,以色列不可比,韩国值得我们去思考和 借鉴,因为韩国是东方国家,也是一个很漫长的封建主义的历史,也是从新兴市场最后成长为一个发达市场。我给大家看一下韩国成长的历史,1992年韩国引进QFII制度,开始开放的进程,15年之后的今天,韩国大致成为了一个发达市场,我们中国是新兴市场,所以中国市场的目标应该在未来5-15年时间内让我们市场从新兴市场成为一个发达市场。在韩国15年 发展历史中也可以看到,它的资本市场开放对它的市场水平提升起到非常大的作用甚至是决定性作用,同时对韩国社会和经济的形态也是产生了重大影响。韩国以前 的金融形态都是以财阀为主,都是大企业、大银行、大财阀之间互相输送利益,配置资源非常便捷,但是一旦阳光化之后,我们都知道韩国20年之前很多财阀都纷纷跳楼,韩国很多企业家也是非常悲惨的结局,政治家也是这样。当时社会资源配置方式是非市场化的,韩国金融体系发生非常变化,韩国以前是八二开,我们今天是八二开,美国现在二八开,15年 改革之后韩国是五五开,我们中国金融发展未来也是希望在比较快的时间内能达到相对直接融资、间接融资比较平衡的状态,也是能够实现五五开。这么一个过程中 你可以看到韩国社会发生深刻变化,经济从一个相对来说比较落后的形态,后来高科技产业崛起,三星电子现在市值是日本五大电器公司总和的两倍还多,韩国社会 逐步走向公开化和透明化。

        我们展望未来中国资本市场开放过程中要借鉴这些国家的先进经验, 当然有很多国家有开放的失败,我们也应该汲取教训,但是中国情况跟他们不一样,因为我们有他们不能比及的优势,比如总体政治经济社会环境非常稳定,宏观经 济不管是新常态还是怎么样,我们还是全球发展最快的经济体之一。我们的开放是自上而下的,按照总体部署,非常主动的,不是受制于外部压力,像韩国都是被 MF逼 着去开放,相关部和部委都是相互配合的。我们跟很多国家新兴市场开放不一样,我们不仅对发达市场开放,我们还对新兴市场开放,我们有一带一路,现在很多产 能输出和资本输出都可以走向新兴经济体。同时我们不仅能引进来,还能够走出去,这都是我们跟很多国家的不同之处或者优势。

        最后讲一下我们的看法,未来五年对中国社会和经济是非常关键的五 年,经济要实现转型,中国社会要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我们希望资本市场开放、资本市场开放能为这么一个伟大目标提供推动力,未来五年是中国经济社会发展转型 关键时期,也是资本市场实现高质量双向开放的重要窗口期和成长为世界一流市场的难得机遇期。资本市场的对外开放并不是一个独立的为了自己而开放,开放本身 就是为了改革和发展,资本市场开放立足点应该是服务于经济社会总目标,并制定清晰战略和路径图,我们目前正在制定这么一个战略和路径图。2008年中国证监会出版过《中国资本市场发展报告》,2020年 有一个愿景或者规划,当时还比较遥远,现在就只剩下五六年,我们看这个《规划》还比较靠谱,而且我们也相信按照一个比较稳健和积极的、开放的战略,我们完 全有机会能够实现这么一个愿景,我们相信这么一个开放过程中、这么一个发展过程中,资本市场创新也能得到极大的繁荣。我就讲这么多,谢谢大家。